ag亞遊集團做假_沒有做不到的,只有想不到的

  隨著社會的不斷發展,各種各樣新型的東西正在不斷地沖擊著ag亞遊集團做假們的眼球。許多不可能的事早已成爲現實。所以說沒有做不到的,只有想不到的。正如蕭伯納說的那樣:“有的人看到已經發生的事情,問:‘爲什麽會這樣?’我卻夢想一些從未發生的事情,然後追問:‘爲什麽不能這樣?’”
  人類社會發展的速度早已超乎了我們每個人的想象,卡爾??本茨發明的第一台內燃機汽車使我們的出行變得更加方便;美國萊特兄弟則將文明的夢想帶上藍天,人類的交通已經變得越來越便捷;從尤利??加加林第一次走出大氣層,到阿莫斯特朗在月球上那簡單的一小步,人類的足迹早已不再只局限于我們的地球。從古人發明的指南針用于航海,到現在的深海潛水器的不斷下潛,地球上唯一不爲我們熟知的地方也終將被我們了解。
  試問,在這一項項天才的發現問世之前,有多少人願意或是敢于相信這是可以做到的呢?
  電燈問世前,有誰能相信有物體在黑夜裏發出持續的光亮;電話問世前,有誰能相信有東西可以讓遠隔兩地的人通話;電視問世前,有誰能相信我們可以足不出戶了解世間百態;電腦問世前,有誰能相信人們可以在家中做許多以前做不了的事。敢想未必就一定能實現,而不敢想則會停滯不前,沒有進步。
  的確,有些天才般的想法,在被證實前,實在是令人難以相信。在達爾文的《進化論》被證實前,有誰願意接受自己的祖先竟是一群原本生活在樹上的猴子呢?在愛因斯坦的《相對論》前,有人敢懷疑牛頓當年所確定的三大定律嗎?在兩顆球同時從斜塔上落下之前,有人會去相信物體下落的速度竟與物體的重量無關嗎?
  人類社會之所以還在以飛快的速度不斷發展,就是因爲有達爾文、愛因斯坦……這一類頭腦中充滿了奇思妙想,並敢于將這些瘋狂的想法通過自己不懈的努力變爲現實的人存在于我們的社會。
  天才的想法總是瘋狂的,在那些庸才眼裏,天才的想法總是不現實的、不合乎情理。但就是這一類被旁人視爲“瘋子”的人們,不斷地推動著整個社會的發展。
  庸才追隨曆史,天才改變世界,我始終這樣認爲。

 生如風。
  好一個亘古的比喻。你也許感慨于它的來也匆匆,去也匆匆,不著一絲痕迹。我卻跋山涉水,在時空裏淘盡沙礫,找到了這個比喻的真谛:
  唯有風,可以穿越荊棘。
  狄金森把人生描繪成籬笆牆的內外,我們一層又一層地爬過,事實上,這層層籬笆綴滿荊棘,我們通過時,往往遍體鱗傷,身心俱毀。這時,你看到,風在牆外千萦百折,不屈地呼嘯而過,空氣中凝結下壯觀的痕迹。
  我們趨行在人生這個亘古的旅途,在坎坷中奔跑,在挫折裏涅槃,憂愁纏滿全身,痛苦飄灑一地。我們累,卻無從止歇;我們苦,卻無法回避。烈日暴雨來過,飛沙走石來過,我們布滿傷痕,還要面對一片片荊棘的叢林。
  梭羅說:“這兒可以聽到河流的喧聲。那失去名字的遠古的風,飒飒吹過我們的樹林。”或許垂問遠古,能把生命如風的真谛領悟。
  蘇轼看見了風。這個曾經輝煌的文人因黃州詩案而開始落魄,流落四方,輾轉難安。在赤壁的月夜,他心灰意懶,看“江上之清風,山間之明月”,做他那個神鶴翩跹而舞的夢。面對如江水般深沉的失意,他看見風在山頂呼嘯,盤旋,然後帶著撕身裂骨的陣痛穿越過漆黑的荊棘林。刹那間,他心中郁結的塊壘,纏繞的苦痛隨風而散。挫折,痛苦,唯有忘記。
  頓悟。
  于是他逍遙紅塵,寄情山水,最終文名垂千古。只是,那夜的風,已遺落于歲月,無人見得了……
  梵高看見了風。他在向日葵田地中懶散地躺著,糾結于一個難解的疑問與痛苦:耗盡心血的畫作,竟是一幅也無人理解,一幅也賣不出去!對于一個把藝術當生命的人來說,無人欣賞自己的藝術好比無人重視自己的生命,這是一種被輕視、被鄙視的痛苦!這是一個人生命中最大的挫折!
  幸而他看見了一陣風穿過向日葵田地。那陣風被阻擋了,發出憤怒的吼叫。然而它們向前!向前!全然不顧被招搖的枝幹劃破的身軀,它們成功了。
  于是他也成功了。
  《向日葵》等畫作在他死後不久,直至今日,都是價值連城的稀世珍品。
  ……
  關于風的故事太多。
  在風吹著號角呼嘯而過一座又一座沉默的荊棘林時,相信很多睿智的眼睛看到了它在昭示什麽。
  唯有風,可以穿越荊棘。
  唯有學習風,ag亞遊集團做假們才能藐視一切挫折,讓痛苦煙消雲散,讓快樂灑滿旅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