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代刷網-時光落了滄桑

就在97代刷網們已經酣然入睡,萬籁俱寂的黑夜,你是否知道,還有一雙矍铄的眼睛,在黑夜的陰影中暗暗得爲我們伫守,靜靜地在冷寂的雨夜孤獨地數著雨點打落在他們付出了無數個夜晚的校園的聲音。

那個午夜,我有幸邂逅了一位老人,伫守著三千多名晚輩安眠的老人。

臨鋪同學突然身體極爲不適,自救不成,我便送他去了醫務室。當我們冒著雨走出溫暖的宿舍,步入冷冰的雨夜涼風便爽快地奪去了雨傘無法遮擋的身上殘留的溫度,又伴著深一腳淺一腳的積水和我們一起瑟瑟發抖。艱難地走出宿舍前的樹林,我們尋找著生活老師。天寒雨大,上哪裏去找?我們只好自己往醫務室走。我們艱難的走著,突然,一束白亮的電光照在我們的身上,隨後傳來一聲飽含滄桑的問詢:“怎麽了?”聲音不高但極具穿透力,當時的感覺就像是上天穿越時空向我們澤被的關懷。啊,好親切好幸福!“病了,去醫務室。”“等會兒,給你們找老師去,你們來這裏等會兒……”未及看清臉面,老人便轉身離去了。我們照指示等在餐廳門口。

這僅僅是一米來寬的地方,地是濕的。不長的門洞沒風的時候僅能擋住部分的雨水,微風一過便雨水漫漫,入置雨中。角上靠著一把塑料凳子和一輛破舊的自行車,凳子上有一個坐墊。我過去摸了一下,暖暖的是老人的體溫吧。老人應該一直在這裏坐著吧。天地雨夜之間,也許就這一隅還散發著人性的熱度吧!我望著漸行漸遠的雨衣雨鞋心中不免浮起了一絲敬意。

幾分鍾後,老人帶著生活老師來了回來了。待他走近,我才鄭重的審視老人。光線很暗,老人的臉只泛起光與影的紋路,確信那是同油畫《父親》的臉一樣深邃滄桑的臉。老人身材不高,瘦削單薄,在厚重的雨衣下竟有些孱弱。

從醫務室歸來,老人仍在食堂門口那張吱呀的凳子上。我默默地想,老爺爺,保重身體啊。最後一次回望他他已經完全隱入了巨大的建築陰影中。啊!黑夜也有影子嗎?爲什麽吞沒了一個可敬可憐的老人?夜雨也很涼吧?爲什麽折磨一個將朽的生命?我不知道凍徹汗液是什麽感覺,但我知道冷風冷雨不留情。我一夜無眠,輾轉反側,腦中揮之不去的是那守望在夜之陰影中的孤獨的老人。

我也許跟老人分擔了一段寒冷的時光,我卻讀不出這位老人暮年的淒涼。我的爺爺生前便百般受風濕的折磨,爲什麽這位老人又在和諧的校園品味著余生的痛苦?

獨守雨夜的老人啊,你守得是後輩的安眠,還是自己的悲傷?


 一位老奶奶,夜裏去世了,她是一個可憐人
我經常在放學路上見到她,因爲她會在街上曬太陽,他很瘦削,身體像要縮成一團,顫顫巍巍的走到牆角,靠著牆慢慢坐下,她頭發白完了,又因爲常年不洗的原因,發黃,但很順的別在耳後。也許是她經常拿著一個掉了齒的梳子像個小姑娘一樣梳來梳去吧,也許許多年前,她還是一位少女時,就經常梳自己的長發吧。
他很老了,有八九十歲了,臉上的皺紋一道一道的,牙也掉光了,穿著不知穿過多少年的破衣服,笑著看路上來來往往的人。有時,那條小狗會靜靜的臥在她腳旁。那條狗應該是沒有吃飽過,皮包著骨頭,又瘦又小,渾身髒的毛粘在一起。老奶奶心情好時就會把狗抱在懷裏,像抱孩子一樣。
我以爲他是個瘋子,但知道他的人說;他腦子沒病,她男人有病,不能幹活,他兒子是個傻子,他每天還要給他兒子做飯
他兒子是個善良的人,孝順的人,他不認識錢,每次去買東西,就會拉著父親,讓父親告訴他應該給別人多少,該找回多少,他會拉著父親看病,五點鍾就去了,那是冬天,最冷的時候,他把父親挪到板車上,蓋好被子,然後一步一步的拉上三四個小時。他很懂得感恩。
他父親對他也很好,有次,他父親拄著拐杖,走走停停,走到了最近的一家小賣部,拿著嶄新的一張五十元,好不容易走到了,一下子坐在了店門口,喘著粗氣,又好像缺氧一樣,大聲咳嗽又漸漸的咳不出聲音了。休息了大概有一個小時那麽久,他又步履蹒跚的走進小賣鋪,說他要買些餅幹
你要什麽樣的,便宜的還是貴的
不要貴的,不要貴的,便宜的就行
最孬的五塊一斤,要多少錢的
五塊錢的,給俺福貴嘗嘗
福貴就是他兒子,不知道這五十塊是不是要省很久,對這樣一個沒有經濟來源的家來說,給兒子買點零食就是最好的寵愛
可是這個老人身體越來越不好了,兒子再沒有拉著他去買東西,又過了半年,他去世了
只有老奶奶和福貴相依爲命,我對她的印象就只有在街上曬太陽的老人,97代刷網沒見她出過村子。沒見她去買過東西,有時他曬太陽,他兒子就站在她旁邊。時光也很溫柔
後來,她也不再出來曬太陽了,不知從什麽時候開始,就再沒有見過他,就這樣,他也走了。
他的兒子那,不認識錢,不會做飯,讓她怎麽生活,也許老人走的時候也是萬般不願。但時間還是讓這一家人天地兩隔
她們一家人,都是可憐人